高尔夫球场屡禁不止 7年数量反增25倍

近日有关钢铁大王接手违规高尔夫球场被罚1700万元一事被炒得沸沸扬扬。摘要如下:

日前有媒体报道钢铁大王杜双华跨界布局房地产,接手经营“清河湾高尔夫球场”,该球场毗邻鸟巢占地28500亩;被海淀区国土局调查并处以1700多万元的罚款。

虽然国务院已于2004年1月叫停高尔夫球场用地审批。然而,在2008年新建成的这座“清河湾”一直合法经营至今,最近入会费从88万元攀升至98万元。清河湾项目始建于2006年,2008年8月8日开业。当时该项目以“绿化隔离带”为名进行审批,建设方宣传时介绍用途是“为奥运运动员提供休闲场所”,在此背景该项目顺利通过审批。

据了解,清河湾投建方为清河湾国际高尔夫建设管理有限公司。占地面积约1900万平方米(2850亩,实际已开发2000亩左右),共36洞的高尔夫球场。2010年5月,耗资3亿多元,杜双华买下清河湾。据称杜双华看中清河湾,主要是因为高尔夫运动入选2012年奥运会项目,清河湾离鸟巢又很近,地理位置优越。

然而,3亿元只是投资的开始。清河湾每个月的维护成本(员工工资、绿化维护)需要300多万,每年纳税2000多万,每年需付给当地村民的土地租赁费500万元左右。此外,还有意料不到的“支出”。今年4月,清河湾收到海淀区国土局的一纸罚单:“因违规占地用于高尔夫球场,罚款1700多万元。”

其实,这是北京市国土局2009年就做出的处罚决定。2009年6月,北京市发出了《关于开展查处宝兴等13个高尔夫球场用地问题的函》(京国土监函[2009]1247号),清河湾名列其中,这一处罚决定一直拖到今年4月才执行。实际上,在2009年清河湾的所有者还是清河湾国际和京华集团还没有关系。海淀区国土局表示,清河湾违规用地案件已展开立案调查,并取得阶段性进展。目前,正等待国土部和市政府的相关意见,然后再逐一落实。

杜双华接手清河湾一年来,据了解尚未实现盈利。李金印说,“一年大约要亏损千万的样子。”清河湾是2008年就完工开业的,实际试营业时间还要更早一些。如果国家不让建,一经发现就应该叫停;而现在已建好这么多年,每年也依法纳税,还带动周边就业。

l 质疑一:处理违规用地需部门协调——国土部对于各地以绿化带、公园等名目建设高尔夫球场现在持什么态度?违规上马究竟该归谁管?国土资源部表示,高尔夫球场的建设是由发改委负责审批项目,国土部负责审批土地。目前北京多家大型高尔夫球场肯定是违规用地,至于如何处理,恐怕还需要发改委牵头来做这件事。

l 质疑二:清河湾一年纳税2000万——在高纳税率背景下,对于高尔夫球场究竟是禁止还是默许?据了解,高尔夫球场税率高达25%,这意味着一个高尔夫球场的会员资格如果售价100万,其中25万要缴税。以清河湾为例,据介绍,该单位在2010年纳税2000多万元。一边是明令禁止不准批地建高尔夫球场,另一边却又对建好的高尔夫球场依法征税。

l 质疑三:国内高球场超1千个——2004年起国务院明令禁止对高尔夫球场用地的审批,为何违规建高尔夫的现象却禁而不止?据当时国土部官员称,此前经过国土部审批的高尔夫球场全国也只有10个。然而,各地建高尔夫球场的热情却从未衰减。据《华夏时报》4月援引中国高尔夫协会一位负责人的说法,目前全国包括练习场在内的高尔夫球场已超过1000个,而现在国内仍有大约250个在建高尔夫球场,还有超过500个球场项目已列入未来建设规划。

点评:我是因为央广经济之声要我连线点评这一事件才得知这一报道。不过,我从事高尔夫地产研究也有好几年了,对此有一定认识和看法。为此,我也在网上查了一些有关资料。

资料显示:在国务院严令禁止的情况下,高尔夫球场5年来却增加了近400多个。我国高尔夫产业几年来的现状是:从2004年国务院明令禁止时的170多个,发展到现在的500多个。北京当时有20多个球场,如今已经有60多个,京津冀加起来已经有100多个。这些球场怎么建起来的?国家应该对高尔夫产业采取什么措施?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。

目前,普通球场的投资一般在5000万至8000万之间,品位差一点的在三四千万,成本回收期在三年左右。有专家称若以北京2000多万人、每个中产阶级每周打一场球计算,未来要建设370个球场才算合理。没有这个规模,高尔夫想改变在中国的贵族形象,恐怕有一定难度。而要达到这个规模,政府必须主导建设一批公众球场。

而美国现有的两万个高尔夫球场,大部分是公众球场;日本也有上千个高尔夫球场。这些公众球场有一部分建在城市内,就像公园,有些本身就是公园,民众花很少的钱便可以去打,交通也十分便利。这些球场一般只需要25-30美元,最低10美元就可以打一场,相当于150-200元人民币,最低只需65元人民币,如果国内也能低到这种程度,普及高尔夫运动将易如反掌。

2004年10月下发的《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》中明确要求,国土资源部门要根据国家产业政策,对淘汰类、限制类项目分别实行禁止和限制用地,继续停止高档别墅类房地产、高尔夫球场等用地审批。

2005年12月,国务院下发《关于发布实施〈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暂行规定〉的决定》,国家发改委则根据国务院文件精神发布了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(2005年本)》,分别对别墅、高尔夫球场用地发布禁令。

2006年12月,国土资源部、国家发改委联合印发《关于发布实施〈限制用地项目目录(2006年本)〉和〈禁止用地项目目录(2006年本)〉的通知》,两目录自12月12日起实行。别墅类房地产开发、高尔夫球场、赛马场项目等六类被明确列入禁止用地项目。

在这么多禁令面前,高尔夫球场5年来却增加了近400多个,要加上练习场则上千个,说明堵的措施根本行不通,国家应将高尔夫运动视为一个产业加以疏导。就现存的500多个球场而言,没有任何一个球场不是经过审批的,区别是市、县还是镇批准的,如果说违规,首先是地方政府违规。

为何高尔夫屡禁不止?这是因为,高尔夫球场在地方上首先算得上够投资规模的招商项目,它对于环境的改善、就业的带动尤其是税收的贡献是显而易见的,在这些利益的驱使下,地方政府会与企业一起以各种名义促使项目落地。也正是因为国家禁令的原因,体育总局、国土资源部、发改委等部门均没有针对高尔夫项目的政策,即便投资方想到有关部门审批,也不会有人接待,其结果就是几年来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状态。

其实,高尔夫球场以河滩地、荒坡、垃圾场为主,大约1%的球场曾经占用过耕地,但都已经受到查处。以海口球场为例,那里本就是光秃秃的火山岩,除了能生长一些野荔枝和杂草外,没有任何利用价值,投资方是从别处买土把2万亩岩石变成绿地,这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显然是积极的;还有一些球场是利用荒地、沙石地、盐碱地和垃圾填埋场来建设的。

(以上资料主要来源于:《瞭望东方周刊》对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韩烈保的访谈)。

央广就此事件问我几个问题:一是接手违规高尔夫的买家应不应该受罚?二是为何高尔夫球场屡禁不止?三是罚完款是否就了事了?四是为何要花3亿多买一个每年还要亏1000万的球场,有没有什么名堂?

我认为如果按规定是应该罚款的,那就理所当然要罚。但可能是“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”,杜老板要么就是被蒙骗,要么就是预了这笔罚款。其实,如果从土地价值来看,2850亩地才3亿多元,每亩地其实才10万元左右,折算到每平米的地价仅150元左右,那就不是划不划算的问题了,而是捡了个大便宜还卖乖的问题了。

高球场屡禁不止的问题前面已经介绍了,但我认为主要责任应该不在地方,而是在中央:一方面主要是政府主管部门抓得不严;另一方面是禁令到底是否对症下药?如果要占用农田林地来建高尔夫,相信所有的人都不赞同都会反对,但为何用荒地、荒滩、沼泽地、盐碱地和垃圾填埋场来建也不行呢?这里还牵涉到要不要发展高尔夫运动,以及要不要普及高尔夫运动,使之不仅仅是贵族运动也能大众化和平民化等问题。

目前多数球场都是采取“以罚代批”的方式来“蒙混过关”的,有些没有出生纸和准生证的球场,干脆就以私家球场和社区园林的名义出现。与其这样,倒还真的不若规范化,制定合理的审批程序和手续,让这些利用荒地、废地兴建的高尔夫球场能正常地获批。

至于3个亿的球场还要每年亏1000万,我想杜老板肯定是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经营球场只是表面的文章,真正的目的恐怕还是想开发价值更高的高尔夫地产。我觉得这也是无可非议的,在高尔夫球场旁建的住宅谁不想拥有和居住?只要其中一部分能开发房地产,那就可以发大财了。

当然,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和看法,杜老板的算盘如何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。而且,由于央广经济之声是直播节目,有些话可能并不方便表达,而是事后想来觉得这样可能更能表达我的真实看法和意见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